1. 首页
  2. 篮球资讯
  3. 奇才

拉夫-沃克——不只是库里的贴身保镖那么简单

【人物志】拉夫-沃克——不只是库里的贴身保镖那么简单

(译者注:本文发表于3月24日,文章作者是The Althletic作家Marcus Thompson II,文中内容不代表译者观点。)

尽管拉夫-沃克(Ralph Walker)是勇士队的首席保镖,但他的名字并不会让人感觉害怕。这位勇士队首席安保的身上散发着与他身份有所不同的气质。他是勇士球迷熟知的库里的贴身保镖。库里的曝光度让他经常出现在大众的视野里。然而,他却在背后润物细无声。他用他的冷静去平息混乱,他用他的镇定去处理最复杂的状况。

大通球馆的安保负责人拉蒙-马丁内斯说道:“他就是黑人版本的肖恩-康纳利。”

(译者注:肖恩-康纳利,英国著名男演员,曾在第一部007电影中扮演詹姆斯-邦德,代表作有《东方快车谋杀案》《勇闯夺命岛》。)

沃克今年已经66岁了,当他微笑时,在他银色山羊胡和有纹理的皮肤下面明显能看到皱纹。他身高6尺3寸,在他贴身的西服下,总是有一个方形口袋搭配他的领带。而且他看起来依旧很强壮,这是他一生擅长保养并且每天做150个俯卧撑的结果。然而力量却不是他的特质,至少从传统意义上来说不是。他所散发的强大力量超越了时间,超越了情境,超越了最自然的反应,他的专长就是去抵消一切不平衡。

比如在2017年,勇士在甲骨文球馆(Oracle Arena)获得了总冠军。场面十分混乱,勇士队的公关大师雷蒙德-里德一度陷入恐慌当中。他看到库里被球迷团团围住,陷入疯狂,几乎站不住脚。里德转向沃克,用惊恐的眼神向他求助,但沃克立刻让他放松下来。

里德最近回忆道:“他总是这样说,他说‘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压力之下他总是能保持冷静。‘一切尽在掌握’这句话完美地定义了他。”

即使在3月10日(当地时间),NBA赛季停摆前的最后一场比赛,沃克也表现得泰然自若。因为在球馆里,新冠病毒对60岁以上的人更加危险的消息已经引起了明显的关注。但沃克不会生病,他从来没得过流感。他也不会感冒,他甚至连头痛都很少有。他说他的医生希望检查一下他的身体,想知道为什么他的免疫系统如此强大,但他没时间做这样的检查。

“如果上帝说我的时间到了,我也会放平心态的。”沃克在球员通道里说道,目光朝向板凳席。

在2018年,沃克离开了勇士队。在护送库里和勇士队达到了难以想象的高度后,他隐居在了奥克兰山中的家里,享受宁静与祥和。他没事就摆弄下房子,陪她的妻子安吉尔和已经高三的女儿雷纳,也是他五个孩子里的老幺,依旧还在家里。然而在他退休一年后,他再也无法置身事外了。在2018-19赛季,他得到各种小道消息,人们怀念他的存在。球员们发现身边没有了沃克后,似乎缺少了一点安逸感。

所以,他回来了,这就是沃克的使命——服务、引导、建议以及保护。无论是那个来自大城市的孩子还是那位著名百万富翁篮球运动员,沃克的一生都致力于帮助年轻人成长。他时刻都充满着智慧,大智若愚,未雨绸缪。他身上自带的沉稳与把握都来自于他对情势的充分了解。

保镖不仅仅的是他的头衔,也是他的性格特点。

【人物志】拉夫-沃克——不只是库里的贴身保镖那么简单

斯贝茨曾在2014年8月因为酒驾在佛罗里达的坦帕市被捕,而且还是在他27岁生日的第二天早上。一个月后,斯贝茨提出无罪抗辩,但后来对减轻轻罪没有提出异议。他被NBA停赛一场,驾照也被吊销。

自从沃克去勇士训练馆要经过斯贝茨的家后,他就会一直载着这个大个子去训练。他一直想和斯贝茨建立一种联系,这正是斯贝茨准备在勇士开始的第二个赛季。斯贝茨接受了他的提议,两人的关系也从这里开始了,不过一开始的旅途两人都表现得很安静。

“他一开始表现得很高冷,”沃克说道,“当我第一次去接他的时候,他并没有和我说很多话。我希望可以自然地去建立我们的关系。随着时间的推移,假如收音机里在聊什么话题时,我俩都会发表一些观点。”

没过多久,他们就成了合伙搭车上班的好朋友,一路上能聊个不停。他们会聊所有的话题——比较加州和佛罗里达州,训练的习惯和比赛的时刻,以及对名声与利益的看法。沃克和斯贝茨形成了一段与其他球员不曾有过的感情。

“拉夫就是我哥们,”斯贝茨通过短信告诉我,“我们过去经常一起出去玩,了不起的家伙。”

这就是沃克的工作方式,他喜欢重新振作那些难能可贵的人,他会被濒临危险的潜质所吸引。

他想帮忙,但他不想表现得很冒昧。所以,沃克首先通过提供服务,赢取信任来建立融洽的关系。一旦建立了这种关系,服务的级别就会提高。他会开始把自己的经历分成很多小的碎片,然后提供给年轻人。把自己的成功与失败作为一张引导地图,提供给他们真正想听到的那些话。

【人物志】拉夫-沃克——不只是库里的贴身保镖那么简单

“拉夫什么都不在乎,”库里笑着说道,“他很直接,而且不会胡扯,他就是可以帮助你实现目标。只有你需要他,不管什么情况,他都会立刻接起电话。我想说的是,自从他跟我形影不离后,他会让我感觉很舒服。他让你觉得一直有人在照顾你。如果你想听(他夸你),他会直截了当地告诉你的。”

除了勇士队的比赛,沃克还要给球员的个人活动提供安全保障,虽然很多时候,他在那显得有些多余,但他必须确保球员的安全。例如克莱-汤普森在新港滩参加的高尔夫球慈善活动,帕斯卡尔参加芝加哥的全明星周末,或者是科尔和克莱一起在东奥克兰参加的和平宣传活动。

沃克利用自己的关系让别人过得更轻松了,通过他对这片区域的熟悉以及他与车管所的关系,可以帮助他们轻易进出。在客场之旅时,他都会帮助大家卸下行李,并且提前考察场地情况。

球员们很喜欢他,因为他不是那种狂热球迷的类型。他不会尝试和球员一起拍照,也不让把自己陷入一些尴尬的处境,因为他了解这些球员。沃克根本不在乎那些东西,他只想把本职工作做好,并确保球员们可以依赖他,他让球员们尊重他并重视他。

“自从我认识他以来,他就像家人一样,”勇士队前锋达米安-李说道,这是李在勇士队的第二个赛季。“他是给予者,是帮助者。你知道他就在那儿,他十分受人尊敬。”

当沃克离开勇士队时,他不确定自己是否会被想念。NBA的文化是属于年轻人的。他会担心如果那些球员不重视他那老派的思想。此外,还有很多工作要做,管理安保团队,为了保护15名以上的球员以及教练团队,训练人数有限的手下来应对这种独特的环境。无论他们去哪,在与第三方合作时,都要相互合作与协调。所以他选择了退休。

只要有要求,他就会定期和库里一起出行。沃克陪伴他进行了一年一度的夏季亚洲之旅,并参加了在太浩湖(Lake Tahoe)举行的高尔夫球名人赛。球队里的其他人要求他回来做全职,但是只有库里能让他回来。

“我回来的唯一方式就是那个男人想让我回来,”沃克说道。“我告诉他,我离开是因为家庭原因。我想他想以此为荣。他想让我花点时间和家人在一起。对此我尊重他。他是个好兄弟。我爱他。我希望能够为他提供服务,提供他在安全方面所需要的东西。”

2015年沃克刚开始和库里合作的时候,挂掉了大卫-李的电话,他注意到库里会变得不舒服。称职的保镖总是在附近,在执行任务时保持严谨且有侵略性。但是库里感到这有些窒息,他想要一些空间:做生意时的隐私、随意签名的自由、以及偏离日程的灵活性。

【人物志】拉夫-沃克——不只是库里的贴身保镖那么简单

于是,当库里和妻子在一起,或者正在开商务会议时,沃克开始坐在附近的桌子旁。他意识到,当库里想要多待一会儿,继续他的聊天,或者和粉丝们一起即兴玩乐的时候。沃克帮助促进而不是试图阻止它。

“他通过自己的方式让我知道他感觉到了窒息感,”沃克谈到库里时说道,“我不允许自己成为那样的人。所以我能适应,他也喜欢。他喜欢我保护他的方式,他认为这只是一种良好的化学反应。我保护库里有五、六年的时间了,我们的化学反应就会越来越好。”

库里明确表示,他希望自己的贴身保镖在本赛季回归。现在沃克在新的大通中心有了一间办公室。它藏在球馆的后面。当球员们停车并走进球馆时,他们会经过沃克的办公室。但他们不能经常看见他,因为他用的是有色玻璃做窗户。

沃克回到勇士时的阵容和他离开时大不相同,充满了年轻和缺乏经验的球员,他们试图在联盟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同时还要在场外处理所有的新麻烦。他们很快就会学会的,如果他们还不知道的话,那个办公室里有一位辩护律师在等着他们。

沃克以前接受过太多咨询了,所以他要求年轻人到外面走走。

在过去,他还是一名奥克兰的警察,负责运营警察活动联盟的项目。这个联盟位于东奥克兰索布拉特公园的最深处的一个小角落里。在学年的每个工作日的下午,他都会举办一个开放球馆的活动。附近的孩子们成群结队地涌向警察活动联盟,还有毒贩、高中生篮球选手、大学生、理发师、看门大爷和曾经打过球的老家伙们也蜂拥而至。在夏天,沃克会为年轻人组织棒球和橄榄球比赛。他还担任警察活动联盟篮球队的教练,甚至还成立了手球队,让孩子们接触到一项新的运动。

孩子们叫他拉夫。他很随和,也很有趣,总是会鼓励孩子。孩子们给他带来了自己的优秀纪录单,因为他们想给拉夫留下深刻的印象。有时他会参加球馆里比赛,当比赛足够激烈的时候,他会用从未失手的跳投把所有人都击垮。十分难得的是,他有时还可以扣篮。没人相信他曾是一位NBA级别的球手,但一旦他踏入场上,大家很快就能发现了。

“他突破时的第一步非常快,这就是为什么你防不住他。”圣里安德鲁的“Dream Cuts”理发店的老板吉列说道,同时也是一位公开球馆常客,“如果你没有被他过掉,他就会在你面前干拔跳投。而且他还有射程,他从没有投丢过。在他这个年纪,还能在我们面前扣篮。他以前一定是个全面的选手,你能看得出他曾是一名职业球员。”

但是,如果他在那些比赛中没有执教的话——你懂的,指出空位球员,叫掩护,提醒年轻人回防——沃克是微笑的。他会嘲笑那些喷垃圾话的。为那些没那么有天赋的人加油,享受球场上的竞技气氛。

因此,当那天一场争斗正在酝酿之中时,沃克的情绪已经达到了沸点,他准备采取一些行动,来解决那个在场上挑事的人。

【人物志】拉夫-沃克——不只是库里的贴身保镖那么简单

在当时训练营的所有人,附近的群众,都知道沃克要与那个最凶狠的家伙搞事情。此外,有消息称至少有一个人要来场上挑事。没人敢惹这个人,但是这个人非常生气,在捡球的时候就威胁别人。他生性刻薄,沃克察觉到周围人都吓坏了。沃克试图让这个家伙冷静下来,但是他把怒火很快转向了沃克。突然,他俩都朝外面走去,想要动手。

去年夏天,沃克和我在公园里下西洋双陆棋时,正准备走下一步,停顿了一下,他说道:“那就像以前学校里每个人都想看的打架。”

那是在90年代初,所以沃克几乎是在他的巅峰时期。他也是一个有点神秘的人,因为他很少分享他的功绩。他沉默寡言,坚忍克己。而他的对手大声咒骂,怒气冲冲。球馆里的旁观者急忙跑到出口处做目击证人。

他真的要和警察打架吗?拉夫会用他的枪吗?其他人会加入吗?这会让开放球馆的活动结束吗?

“你先请,”沃克边说边打开了球馆的门。“咱们开整。”

年轻人走了出去。他的脚跳了一下,好像随时准备好战斗。他的意愿是毋庸置疑的。未知的是沃克,温文尔雅的教练和父亲形象。他始终保持神秘。

那个年轻人一走出去,沃克就把门关上,把他锁在外面。黑人版肖恩-康纳利将军。

“我并不认为自己比他强,”沃克回忆起这个故事时,背景音乐放的是玛丽-玛丽的福音音乐,“但我上大学的目的是为了比别人更聪明。我在外面和这个人打架会是什么样子?现在我不知道我当时会怎么做,假如他变得非常沮丧并且破坏这里的设施的话。但是他对这件事感到有些尴尬,就离开了。几天后他回来道歉了,所以这是一件好事。”

(译者注:福音音乐(Gospel Music)是一种宗教音乐,主要强调有节奏的器乐伴奏和即兴演唱。文化起源20世纪早期美国,曲风起源基督教圣歌、黑人灵歌。)

对于在球馆的年轻人来说,这是一个容易受影响的时代。索布兰特公园在可卡因泛滥期间,是奥克兰最恶劣的社区之一。在危险中航行是生死攸关的大事。沃克处理整个事件的方式具有启示性。这不仅是一个和平解决冲突的活生生的例子,他还让这看起来很酷。

这就是沃克。他很聪明,他的运动天赋被没有在工作时给别人留下深刻印象,但数百名孩子从他的体育和生活课程中受益。

防守时要一直盯着你的人和球。

当你面临到不可避免的牢狱之灾时,其实一份正直的工作要比贩毒挣得多。

把运动当作一种工具。

你不会照顾孩子时就不要生小孩。

环境不好并不意味着人不好。

沃克平息冲突的能力源于他的一个核心价值观:每个人都是有价值的。他们需要建议和指导,如果他们想的话是可以变得更好的。他们需要第二次,甚至是第三次改过自新的机会。他相信良好的决策和职业道德足以摆脱贫困的烦恼。他每天都对孩子们说同样多的话。他始终坚信这一点,因为他曾经做到过。

【人物志】拉夫-沃克——不只是库里的贴身保镖那么简单

沃克在芝加哥长大,从小有一些叛逆的倾向。他是一个好孩子,但是他在奥尔高中时经常逃学,他的父母把他送回到了阿肯色州。他的家乡在阿肯色州阿特海默市东北约5英里处。在美国,沃克在J.S.沃克高中度过了他高一的第二个学期。有点尴尬的是,每个人都知道他是谁,也知道他来这里是因为之前一直在犯错。他的家庭在学校里很出名。学校是以他的伯祖父约瑟夫·沃克的名字命名的,约瑟夫·沃克是当地著名的教育家。而他却有点玷污了沃克家族的声望。

“在我们那个年代,学校里还是靠号角发声,”沃克说道,“当我去阿肯色的时候,他们是全力支持的。我记得我在打字课上看一个女孩。我被老师叫到前面,他告诉我,如果我看不懂一些东西,我就得在课堂上被惩罚。在那之后,我的学习才逐渐步入正轨。”

他最终回到了芝加哥。但麻烦正等着他。有一个叫“黑手”的帮派的混混,结果和沃克喜欢上了同一个的女孩。所以沃克不得不躲避这个家伙来维持平静。但他确实偷了他父亲的枪,并且带在身上大约一个星期。他差点在学校舞会上用了这把枪,后来他的同学才劝他不要用。在另一段时间里,沃克用他在肯德基工作的收入买了一磅大*,而当时卖大*是犯罪行为。他们通过兜售大*来赚点外快。但最终,一种预感促使沃克选择退出大*生意。他把剩下的存货作为圣诞礼物送给了别人。

沃克开始依靠自己的智慧,并且他内心的声音敦促他成为更好的人。美国西部很粗野,充斥着帮派活动、贫穷和好斗的警察。但是沃克很有动力,他以做正确的事而出名。他和他的小伙伴成立了自己的帮派。Zebobs是一个积极向上的帮派,他们受过良好的教育,并且支持黑人运动。丹尼-克劳福德是NBA的一名资深裁判,他也是帮派里的一员。这是在1968年马丁-路德-金遇刺所引发的臭名昭著的芝加哥暴乱后成立的。当时,Zebobs关注的是篮球和知识,而不是毒品和金钱。

沃克很快就发现篮球才是他的出路。

他们叫他“火箭”,因为他能跳得特别高。他可以站在原地背扣,如果给他一步的距离,他能摸到篮板的上沿。到他高中四年级的时候,沃克已经带领奥尔高中校队从蓝色赛区来到了难度大得多的红色赛区。他要面对来自芝加哥的篮球手们。桑尼-帕克效力于法拉格特学院,他后来被勇士选中并在联盟里打了6个赛季。帕克的高中有一个6尺9寸的前锋波·埃利斯,他后来去了马奎特市,在那里他赢得了1977年的NCAA冠军。

(译者注:当年芝加哥公立高中联盟把运动项目分为不同的等级,其中篮球分为红蓝赛区。红色代表最高级别的对抗,而蓝色则代表刚入门的选手或者没有太多天赋的选手。)

沃克说鲍勃-奈特想让他来印第安纳大学,但他成绩不够。他进入了德克萨斯州雅典市的亨德森县初级学院——“那里是美国的豌豆之都,”沃克自豪地说——并于1974年转学到圣玛丽学院。他带来了他41英寸(104.14厘米)的垂直弹跳,他在赛前的扣篮就是一场表演。

(译者注:鲍勃-奈特是印第安纳大学山地人队的主教练,曾带领球队获得3次NCAA总冠军。)

在圣玛丽的第一年,沃克场均得到17.2分和6.7个篮板。莫里斯-哈珀毕业后,沃克成为了盖尔人的头号得分手,在1975-76赛季,也就是他大学的最后一年,他场均得到20.4分和8.3个篮板,投篮命中率达到了49.2%。但圣玛丽学院最后的战绩只有3胜23负。

【人物志】拉夫-沃克——不只是库里的贴身保镖那么简单

几年前,NBA超级经纪人比尔-达菲和沃克谈起他十几岁时去圣玛丽看望朋友的事。达菲是一位年轻的篮球好手,他在盖尔人体育馆打球,这刚好是达菲第一次扣篮的地方。他讲了一个当年让他大吃一惊的球员的故事。

“我告诉拉夫这个家伙有多夸张,”达菲说,他自己有40英寸的垂直弹跳高度,后来在明尼苏达和圣克拉拉大学打过球。“他跳起来时几乎能窜上天。拉夫让我谈了3、4分钟关于这个家伙。然后他说,‘那就是我。’一开始我简直不敢相信,那是30年前的事了,所以我不知道他长什么样。但这很合理,他可是火箭拉夫。天啊,老天,他太能跳了。有一张他在圣玛丽打球的照片,他在开场跳球时居然赢了比尔-卡特莱特。”

(译者注:比尔-卡特莱特,身高7尺1寸,在场上司职中锋。在1979年NBA选秀中于第1轮第3位以探花秀的身份被纽约尼克斯队选中,职业生涯曾效力于纽约尼克斯队、芝加哥公牛队以及西雅图超音速队(现俄克拉荷马城雷霆队),新秀赛季入选NBA全明星阵容,1991-93年连续3次随公牛队夺得NBA总冠军)

沃克听取了太阳队、凯尔特人队和勇士队职业球探们的意见。他们在观察他的最后一个赛季。但是他相信,由于缺少胜利数,这会伤害到他的选秀位置。他在1976年的选秀中,太阳队在第五轮,总体第79顺位选中了沃克。但是在选沃克之前,太阳队还选了其他5名球员。

就在那个休赛期,埃德-拜吉——一位在芝加哥受人尊敬的社区篮球教练,在高中时就关注过沃克——从助理教练晋升为公牛队的主教练。当太阳队在洛杉矶夏季联赛中对阵公牛队的时候,沃克表现得很出色。他仍然记得用双手把斯温-纳特的球摁在篮板上。沃克相信他的天赋会让他进入太阳队的大名单中。但他的希望破灭了,他没有入选。

沃克打电话给拜吉,问他是否能参加公牛队的训练营。拜吉说他们球队已经满员,而且去海外发展的选择也没有了。

“太阳队不要我,公牛队那里我也不想去了。”沃克说道,“如果我没有成功进入NBA,我要做的就是开始找工作,开始扎根。打篮球的梦想破灭了。我很失望。我想能成为专业运动员,因为在我看来,我希望能够回到芝加哥,有一个平台可以让我教给所有的年轻人不要孤注一掷,除了运动之外你还有其他很多机会。因为,对我来说,在那个时候,运动员似乎不想成为一名榜样。”

沃克也曾在奥尔高中担任橄榄球明星,他接到了西雅图海鹰队的电话,后者是1976年NFL扩张计划的一部分。他们邀请他参加外接手(wide receiver)的选拔,甚至在他训练时为他安排了一份建筑工的工作。但与休斯顿油工队的一笔交易让西雅图得到了未来名人堂的接球手史蒂夫-拉金特。沃克被安排到了边后卫。他说那个位置比较难,但他觉得自己能坚持住。海鹰队告诉他,他们喜欢他的天赋,但需要一个能马上上场的球员。他们没有耐心去培养他。那成为了他职业运动梦想的终结点。

沃克准备工作,重新开始他的生活。他打电话给他的大学教练,弗兰克-拉波特,希望能找点关系。拉波特给他安排了一份在圣玛丽医院做安保的工作。于是沃克搬回到旧金山湾区。在一次校园招聘会上,他申请了所有的中层管理职位,包括奥克兰警察局的一个空缺职位。沃克找到了自己的事业。

看,沃克和其他成年后的年轻人一样,也经历过同样的挣扎,同样的困惑。他以篮球为媒介,以职业道德为动力。他告诉每个愿意倾听的孩子,他们也可以这样做。他知道,有时候人们需要的只是从对的人那里听到正确的事。他的目标不仅仅是贫困青年,还有明星运动员,也包括同事和陌生人。沃克甚至让媒体工作者做俯卧撑,并向他汇报。每个人都值得去做。

【人物志】拉夫-沃克——不只是库里的贴身保镖那么简单

这种心态使他成为一种与众不同的警官。他于1977年12月毕业于警察学院。当时黑豹党以及他们的所作所为至今仍在奥克兰引起共鸣。城市郊区的反警察情绪也是如此。所以沃克不得不接受被称为叛徒和猪(对警察的蔑称),但他要证明自己是不同的。他采取了社区警务的方法,专注于建立关系和服务。其中很大一部分是负责管理警察活动联盟,这是他确信自己能够产生最大影响的方式。

(译者注:美国黑豹党是六十年代美国一个活跃的黑人左翼激进政党。该党派的多位重要领导人都十分崇拜毛泽东,据说他们人手一本毛主席语录。)

不过,首先,他在街上磨练出了自己特有的温和而坚定的性格。就像这一次,他在奥克兰接到一个电话,然后与一个拿着剑的人对峙。

“我知道如果我离他10英尺远,他什么也做不了,”沃克说道,“所以我想趁他拿着剑的时候跟他谈谈。‘嘿,兄弟。把剑放下。让我们谈谈。我知道你今天可能过得很糟糕,歪比,歪比,歪比。’他说,‘去你的吧’。“我知道我的后援部队要来了。他开始向我走来,我开始远离他。我们在围着一辆汽车绕圈。现在,如果是其他人来了,他对他们构成了威胁,我就得做点什么了。但他从来没有构成威胁,只有我和他。这其实挺有趣的。现在有人会说,‘他有一把剑。我感觉受到了威胁。赶紧俘虏他。’但我的想法是,‘这家伙不能用剑伤害到我,除非我靠近他。’”

于是沃克一边绕着一辆车向后走,一边试图用语言劝他把剑防下来。当后援到达时,这名男子发现自己寡不敌众,放下剑,接受了逮捕。

“有一次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沃克说道,他开始讲另一个故事,盯着棋盘,策划下一步该怎么走。“他们说有人在外面一丝不挂。我已经在想这家伙是在玩真心话大挑战。他是裸体的,所以我看他没有武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和我决斗。于是我走过去对他说,‘伙计,你为什么没穿衣服?人们报警是因为你。你到我车里来,我给你拿件夹克。’所以我让他在我的旁边,远离我的枪,我用胳膊搂着他,陪他走向我的车,然后他上了我的车。”

他的同事们都很惊讶他把那个人弄上车了,但那就是沃克。他从不担心尴尬,他太过于坚忍以至于恐惧不能引导他。谦逊使他成为一个有效的处理者。

“别误会,”沃克说道,“我能战斗。如果需要的话,我会战斗。”

库里总是怀疑沃克有他的另一面人格。多年来,库里目睹了沃克如何一丝不苟地工作。如何找到战略性地位置去观察一切事物,并且眼睛一直在扫视。他是如何用弓腿步幅去覆盖这么多的地面,就像在滑翔一样。他如何在一个充满高科技训练的世界里,通过俯卧撑和做家务等老派方法来保持体形的。

【人物志】拉夫-沃克——不只是库里的贴身保镖那么简单

“斯蒂芬以为我是《伸冤人》里的丹泽尔-华盛顿,”沃克说道,“他和阿耶莎(库里妻子)总是等着我做一些疯狂的事情。”

(译者注:《伸冤人》是著名黑人演员丹泽尔-华盛顿主演的一部电影。影片讲述一名私家侦探,也是一位老练的前政府特工,为了弥补过去所犯下的过错,而与法律系统的漏洞过失进行斗争的故事。)

其他人看到的是一个穿着整洁西装的男人,看到的是沃克亲切地与人交谈,看到的是他把命令变成礼貌的请求。但库里知道这是沃克表现出温和的一面。他怀疑沃克是那种只要打开开关,就可以靠自己的力量和一张银行卡就可以控制整个房间的人。或者在电话里帮他十几岁的女儿解决数学难题时,干掉一个比他大三倍的男人。

最后,在2017年的ESPY(年度卓越体育表现奖)的颁奖典礼上,库里瞥见了这位可以把生命托付给他的善良男人背后的影子。《伸冤人》里的角色出现了。

“哦,是的,”库里眼睛里在发光,他笑着说道。“在颁奖典礼上。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个画面。”

洛杉矶的颁奖典礼结束后,沃克陪着库里和阿耶莎去车上,突然车库里不知从哪蹦出一个粉丝。他是一个要签名的球迷,一直在等着和库里独处的机会。但他被迫坐在地上开始解释这一切。因为他还没来得及说话,沃克就把他打倒在地。这发生得太快了。

库里夫妇正在走路,

一个粉丝跳了出来,

沃克用肩膀顶着他的胸部把他放倒,

阿耶莎只眨了下眼睛。

“当我把他们送到车上的时候,”沃克说道,“我能看到他们在偷偷地笑。”

黑人版肖恩·康纳利的故事就是这么来的。

作者:Marcus Thompson II

编译:Fontaine

人物志

原创文章,作者:77体育,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ota1.com/lanqiuzixun/qicai/43609.s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箱:7765878@qq.com

工作时间:全年无休